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窗帘 » 正文

教授自曝出轨女学生的那一段经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23:16:35  

 我一向喜静不喜动,自问不是一个经不起外界诱惑的人,所以虽然学的是如今很热门的管理专业,却始终不愿意出去闯一闯,而是选择留在大学里,按部就班地教书、做学问。比起外面大公司的复杂和忙碌,我更喜欢学校里相对简单、悠闲的研究工作。因为喜欢,投入得多,所以也取得了一些成绩,去年还被破格提升为系里最年轻的正教授。虽然跟外面动辄十几万几十万元的年薪不能比,但也算是提前进入小康社会了吧,自己还是蛮满足的。

最近我想了很多,也回忆了很多,才意识到表面上看来这些成绩是我一个人取得的,但其实这些年里,我老婆也为之付出了很多。我们两个是大学同学,她那时成绩还比我好,但两个人都不是上海人,家里经济条件有限,考虑到将来的生活,一起深造肯定会比较困难。结果本科毕业,我继续读研究生,而她放弃直升,找了份工作。

我们结婚了。所谓结婚也没有婚房,就是她直接搬进了学校安排给我的教工宿舍里的一间房间而已。这一住就是七八年,我又要上课又要写论文,她不仅上班,还包揽了几乎所有的家务活。那段时间虽然生活艰苦,却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。直到我博士毕业,留校任教,我们才分到一套两居室的房子,算是有了自己的家。

不久,我们的儿子出生了,这时我的工作越来越忙,要带学生,要自己搞研究,经常还要出差。我们商量后,她同意辞职在家里照顾孩子。那时的想法是,等孩子大一点进幼儿园了,她再重新找工作。可这种事情,一开始想得简单,等儿子真的到了能放幼儿园的年龄,她却发现再找工作有点高不成低不就,索性就成了男主外女主内的格局。

原本以为自己就此后顾无忧,可以专心搞事业,没想到她和这个家却离我越来越远。她一手操持家务,带大儿子,所以家里的事情我都插不上手,这让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外人。而她却因此经常发脾气,尤其是看到昔日的同学或同事发展得比较好,就找我撒气,觉得她的将来都毁在我身上了,好端端一个才女成了黄脸婆。一开始,我也觉得很内疚,觉得自己欠她的,应该对她更体贴,但架不住她三天两头找由头吵架。

时间长了,不说厌倦吧,至少是疲了,她发脾气就当没听见,或者索性出去,到半夜她睡了才回家。最让我受不了的,是儿子跟我这个做父亲的一点也不亲,而且经常拿他妈的话来跟我顶嘴。比如我看见他晚上吃糖,不让他吃,他就会理直气壮地说妈妈答应的。如果我跟他妈吵架,那是不用问了,绝对帮着他妈。

当然,我儿子各方面也没什么可以挑剔的,现在读二年级,成绩一直不错,老师也很喜欢。但孩子跟自己不亲,你说当父亲的心里能好受吗?就这样,虽然做到教授,照理不用坐班,但我在单位的时间却越来越长。说实话,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,人到中年么,估计家家户户都是这么过的,生活在一起,哪能没有点矛盾呢?我一直以为,我会就这样一直过到老。直到去年暑假,一切都变了。

去年暑假里,我收到一封e-mail,对方说是附近另一所学校的学生,慕名想来听我的课,还留了手机和电话号码。这种事情,在大学里没什么稀奇的,我当时礼貌性地写了个简短回信给她,表示欢迎。开学以后,我几乎每次课后都能收到她,也就是小青的email,问些问题。我感觉这是个挺喜欢思考,有自己独到见解的学生,但有意思的是,她从来没当面找过我。管理系是大系,加上旁听生,每次上课都近百个学生,我也根本分不出谁是谁。但我发现每次上课坐在第三排正中的都是同一个女生,她是不是小青?

下午1点半上课,我总喜欢提前一刻钟到教室,做做准备,有学生愿意交流的,也有充分的时间。那天上楼梯时,看见那个总是坐第三排的女生被个男生拦着不让上楼,还拉拉扯扯的,看见她求救的眼神,我一时冲动,就上去喝退了那个男生。事实证明,我的直觉是正确的,她果然是小青。放学后,她主动在教学楼下等我,说谢谢我中午为她解围,请我喝咖啡。我毫不犹豫就去了。

我们谈的几乎都是专业上的问题,但那一刻,我承认,我是有点迷茫的。本来,我妻子和我是同学,应该有很多共同语言,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除了吃饭、家用、儿子,一个星期也说不上十句话。而我的专业、我的兴趣,更是我们之间的禁区,因为这只能让她联想到她为我所作出的牺牲,最终又引发一场没完没了的争吵。

那天下午的畅谈,其实我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对于小青的,而是让我回忆起了大学时,我和老婆在一起恋爱的场景,由此对她久违地产生了一种感激。于是回家前,我特地去菜场买了老婆喜欢的草鸡,打算回家给她做个麻油鸡,这曾经是我的拿手菜,自从她一手包揽家务后,我们家已经许久没吃过了。

没想到,我兴致勃勃地提着鸡进了家门,她首先关心的是鸡的价钱,然后是重新称份量,再后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教训,说我怎么书都读到猪肚子里去了,连买个鸡都会被人骗!说我除了会写文章,还有哪件事情做得好的?说人人以为她嫁了个教授多风光,其实她本来可以比我更出息……就这样,为了一只鸡,我们吵了一晚上。

那天下午,我对小青还没有别的想法,但我也必须承认,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对这个家开始有了二心。就这样,我跟小青越走越近,我从她身上看到了20年前的妻子,而她比那时的妻子更具活力、更现代。有一次,我们摸黑进了电影院,散场时却碰到了系里的同事。不久,我老婆就知道了。我可以想象她当时的心情,她一直觉得她把自己的全部都贡献给了我和这个家,她的未来除了我和儿子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却突然发现我背叛了她,这种打击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。她把家里的东西都砸了,不吃不喝,像疯了一样哭了两天,却一句都不跟我吵,把儿子都吓傻了。

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错了,我以为我对妻子已经没有感情,我以为我可以放下这个家,但事到临头,看见她那么伤心,却发现自己还是会心疼,还是不好受。我突然发现,那么多年的夫妻感情对我来说,居然比爱情重要。两天后,她突然带着儿子回了娘家。这时,系里领导找我谈话,说这事闹出来,对我对系里影响都很不好,正好有个去日本的短期培训,问我愿不愿意出国,避一避风头。

如果当时我知道会有后来的结果,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出国逃避的,但当时真是觉得一点方向都没有了。得到这个机会,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。没想到,三个月后回来,一切都晚了。妻子告诉我,她已经起诉法院,要求离婚,并且取消探视权。我一下就傻了,离婚我能想到,但连儿子都不想让我看,她怎么会如此绝情?那晚,我只能拖着行李到学校招待所过了一夜。第二天一早,我就守在楼下,特地看着她送儿子上学回来,才拦住她。

她就像没看见我这个人一样,绕过我就上楼,进了家门,但我跟进去,她也没有阻拦。只是无论我说什么,她都不开口,仿佛我只是个影子。这样过了几天,法院来人调解,我这才知道,原来我走后她把儿子留在乡下外婆家,回上海找工作,没想到孩子却出了事。儿子得了支气管炎,老人没太在意,结果延误了,转了哮喘,成了一辈子的顽疾。我这才知道为啥妻子连协议离婚都不肯,一纸诉状把我告上法庭,不想让我再见儿子。我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想了,只要让我留在他们身边,让我有机会赎罪,我什么都愿意做,但她根本不松口,我该怎么办呢?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