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页游 » 正文

妻子坦白出轨我选择容忍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23:03:35  

 和中实面对面坐着,一股浓浓的烟味飘来,他还没说话,就掏出香烟,也没征求对面女士的意见,就自顾自地抽了起来。这是一个还年轻但心已衰老的男人,沉默良久,长长地吐出一股浓烟后,他才开始了叙述。

我是个执著的男人,这一点在外人眼里可能被看成傻冒。曾经有过美好的过去,让我对有外遇的妻子始终不舍得放弃。但是前几天,她和我摊牌,说要回到那个男人身边,为他生一个孩子,给他一个完整的家。我们可以不离婚,然后她再回到我身边。这样的要求恐怕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答应。

我和妻子是同班同学,高中时她是团支部书记,我是班长,我们两个配合得很默契。由于在一起工作的机会多了,虽说早恋还不被认可,可我们还是默默地相爱了。还好,我们没有因为恋爱而影响学习,高中毕业我们考入省内不同的学校。在四年的大学生活中,我们抵抗住了那么多飞奔而来的校园情感的侵袭,顺利地到了毕业。毕业后,我去了一家效益不错的事业单位,她则干起了销售的工作,且干得如鱼得水。

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,我们结婚了,两年后我们的儿子出生,看着活泼的小家伙一天天长大,这个家过得充实和富足,我心满意足。妻子是个有能力又会生活的女人,把我们的小家装扮得异常温馨舒适。那段日子是我们最幸福的时期,我至今都不愿意放弃她,就是因为她给过我给过我们这个家幸福的感觉。

可是这样的幸福生活却因为妻子的出轨而一去不复返了。大约在2003年底,我发现妻子回家越来越晚,有时候还常借口去看父母,结果父母家并没有她的身影。虽然她干销售,经常出差,但以前她回来了就马上赶往家里,收拾屋子、买菜做饭、接孩子,忙得不亦乐乎,然后等我下班,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晚饭。

后来我发现,有人看到她回哈市了,可家里却没见到她的身影。我奇怪她在忙什么。种种迹像交织在一起,让我意识到必须和她进行一次长谈。我以为她会百般推托,找各种借口,可是她很爽快地承认了。她有了一个情人,是她在跑业务时认识的一位男士,年龄比她大近十岁,家在外地,刚刚和妻子离婚,有一个17岁的女孩,现在在老家和妻子生活。她最近常回来晚就是在陪他,他们认识已经快两年了。

我一听这话,头嗡的一声,顿时感觉天旋地转,妻子有了外遇,更要命的是她竟然全部承认了,这无疑等于告诉我,我们的关系完了。如果她矢口否认会让我有挽回这个家的借口,现在大概她是想让我提出离婚。从那天开始我们家就再也没有了欢声笑语,有时候在单位本来和同事说说笑笑感觉挺好的,可转念一想到这些就让我不寒而栗,再也打不起精神来。但我还是在等待着妻子能主动承认错误,只要她保证再也不和那个人来往,我会原谅她的。

就这样过了大约三个月,妻子一如既往地晚归。有一天,晚上11点多了,妻子还没回来,我把孩子哄睡了,一个人坐在黑暗的房间里抽烟,想不清楚该怎么办。这时,传来了钥匙开门锁的声音,是妻子回来了,她轻手轻脚地拉开房间的灯,看到了在那里呆坐的我,倒把她吓了一跳,站了一会儿,她说,我们还是离婚吧,我什么都不要。

第二天,我们就办理了离婚手续,她头也没回就走了。站在东西一样没少却显得空空的家里,我抱住头无声地留下了眼泪。

虽说离婚了,可在我心里,从没把她删除掉,她过得怎样,开不开心,仍然让我牵挂着。我时常打电话给她,谈孩子、谈工作。7月28日是她的生日,我一大早就打电话给她,说想请她吃饭,这是我们离婚后她的第一个生日,我不想让她感觉冷清。她犹豫了一下答应了,那天晚上,我们谈得很愉快,外人看不出我们已是一对离异夫妻。

吃完晚饭,我执意要送她回她租的小屋。到了那里,在楼门口她让我不要送了,我不同意,其实我是想看看她的生活环境。她说,我不想让你看见你不愿意看到的事情。我明白是什么意思,我说,我不会冲动的。

说不清楚为了什么,我执意要进她的家去看一看,结果我看到了近乎寒酸的一居室里站着一个四十开外的男人,这就是我妻子爱着的那个人。那场景很尴尬,好在什么事也没出。但是我很替妻子惋惜,也疑惑一个不能给她任何保障的外地男人,是什么地方打动了她,让她义无反顾地作出离开我的选择。

如果说原来我对她还有一丝怨恨的话,现在我对她更多的是同情。我希望她如果后悔了还可以回来。断断续续地过了半年,大约在2004年底,妻子给我打电话,说要回家看看,我当然欢迎。她回来了,孩子围着她又唱又跳。那天她没走,第二个星期我们办理了复婚手续,怎么也是一家人,在我心里从来没把她当成外人。

说出来可能大家不信,我们俩复婚了,却仍然分居着。她和孩子住在双人床上,我住在客厅沙发上,很多时候她看电视,我陪她,什么时候她看完了,我再歇息。有时候,她不看电视,就发短信,一发一两个小时,我不问。

后来她说,要不你睡床吧,我睡沙发,这样我心里好受些。天冷室温较低,我怕她冷,特意去买了电暖气放在她的屋里。有时候,我对她好,让她更生气,她恨我对她如此宽容,她说,如果你对我刻薄一点,对我坏一点,或许我的心里好受一些。她说的或许有道理,可是我对她狠不下心来。

前几天,她突然对我提出一个要求,那个男人要回来了,她要去陪他五年,给他生一个孩子,帮他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家,如果我再接纳她,她可以考虑再回到我的身边。记者同志,你听听,如果你的妻子对你提出要和别的男人生活,你该怎么办?我现在最痛心的是,我这样宽容地待她,以为用我的爱可以感化她,可是没有,她仍然执迷不悟地以为那个男人才是自己终身的依靠,可是他在哈市连个住处都没有,怎么会给她一份稳定的生活?

我很苦恼,如果放弃她,随她去,就等于害了她,如果继续待她好,我的宽容是不是太愚蠢了!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?

听完中实的叙述,我感觉到了一个男人重如泰山般的压力,其实很好解决的一个问题,在他却成了棘手的问题。我很想告诉他,或许就是你的过分宽容才使你的妻子有恃无恐——因为她知道你无法放弃她。其实在感情上,很多时候,太在乎一个人也是一种沉重,沉重得最终让自己伤痕累累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